美国投资顾问怎么收费?

美国可能是世界上最习惯于投资理财咨询服务的国家。在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像NAPFA这样强大的私人理财顾问协会。  

那么,这些成熟的美国投资顾问,到底是怎么收费的?  

根据《华人家族财富》的梳理,美国投资理财顾问在为客户制定一整套理财规划后,平均一次性收取1500美元至2500美元的固定费用。在管理投资组合的过程中,也会向客户收取管理资产规模(AUM)的1%至2%作为资产管理费。  

当然,收费标准因人而异,不能一概而论。比如有客户第一次做完整的理财规划花费了1.5万美元,第二年以后则采用按小时付咨询费的方式。  

综合来看,美国投资顾问向客户收费的方式,主要有以下五种。

1. 五种收费模式

1.按管理资产规模的百分比收费(Percentage of assets under management):客户账户中的总资产,乘以一个特定的百分比,比如1%至2%,支付给投资顾问。当然,这个百分比会根据管理资产规模的不同而有所差异。  

2.按小时收费(Hourly charges):通常用于特殊项目或咨询服务。  

3.固定费用(Fixed fees):为某项服务支付的固定金额,例如创建一整套理财计划。  

4.佣金(Commissions):完成一项购买或交易时,获得的额外费用。  

5.基于绩效的费用(Performance-based fees):如果投资表现超过自定义的基准线,则收取额外费用。  投资顾问可能会收取其中一项或多项费用。根据顾问性质的不同,收费模式也会不同。  

其中,依靠客户的投资顾问(Fee-Only Planners)只能从客户支付的费用中赚钱,他们不会通过向客户销售产品或交易证券来赚取佣金。而依靠佣金的投资顾问(Fee-Based Planners,又称Commission-Based Planners)不仅通过客户支付的费用赚钱,也通过代销金融产品的佣金和其他形式的第三方补偿来赚钱。

2. 靠佣金生存不受欢迎

第一种顾问,即依靠客户的投资顾问,一般都是注册投资顾问,他们理论上只关心客户利益最大化。他们不接受任何基于产品代销的佣金,具有较少的利益冲突,并且通常能够提供更全面的咨询服务。他们的费用包括固定费用、按小时收费以及按管理资产规模的百分比收费,通常约为客户每年投资组合价值的1%。  

虽然他们不太可能因为资产方提供的佣金,与客户发生利益冲突,但他们向客户按小时收取咨询费用的模式,对客户而言成本更高,且仅适用于美国等少数有这类付费习惯的发达国家。

第二种顾问,即依靠佣金的投资顾问,不仅通过客户支付的费用赚钱,也通过代销金融产品的佣金和其他形式的第三方补偿来赚钱。  

“这么说吧:依靠佣金的投资顾问可以向客户收取投资咨询费,但也可以从第三方获得费用,比如引导客户购买特定基金从而赚取佣金。”Dogwood投资顾问公司的Celia Brugge介绍说,“这可能会导致利益冲突,顾问一方面向你收取咨询费,另一方面引导你购买能使他额外获利的产品。有很多投资顾问头戴两顶帽子,因此收取两种费用。”  

虽然存在利益冲突的问题,但依靠佣金的投资顾问往往对客户而言比较便宜,有时也会向客户提供免费咨询服务。与美国不同,新兴市场客户一般不愿支付咨询费,因此新兴市场的投资顾问有时更像这类顾问,具有销售的属性。

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顾问的这种区别,可以反映在高盛集团和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的合作案例上:高盛的投资顾问向客户推荐了不少先锋的基金产品,但高盛自己却因为Fee-Only Planners的模式在先锋那里拿不到好处,据说曾经考虑把先锋的产品从产品线上下架,结果直接被强大的投资顾问工会否决了。  

而根据2017年美国出台的《受托新规》(Fiduciary Rule),要求投资顾问进一步将客户利益摆在首位,不能隐瞒任何潜在的利益冲突。如果没有从客户利益最大化出发,投资顾问有被诉讼的风险。这一新规最直接的影响,将推动美国投资顾问收费从佣金模式进一步向管理费模式转变。

3. 美国客户对服务费用较不敏感

一般而言,大多数美国投资顾问及其所属的平台公司根据管理资产规模(AUM)的百分比收取费用。根据2017年AdvisoryHQ的一项研究,一个100万美元账户的平均顾问成本为AUM的1.02%,每年约为1.02万美元。  

随着账户金额的增加,基于AUM的费用比例可能会减少,从而确保高净值客户乐于接受合理的费用。但这也意味着账户金额较低的客户,相对费用会更高。比如一个5万美元的账户,平均AUM比例为1.18%,即每年590美元。  

固定费用和按小时收费通常适用于理财规划、咨询服务以及特殊项目。固定费用通常在1000美元到3000美元之间。按小时收费一般从每小时100美元到400美元不等,具体金额取决于咨询和项目的复杂程度。

除了向投资顾问支付费用,客户可能需要承担第三方费用和其他费用。例如,如果客户通过顾问配置了共同基金或交易所交易基金(ETF),那么也必须支付与这些基金相关的费用。  

这些费用叠加后不可小觑。比如共同基金的平均配置成本为1.25%(低成本基金一般低于0.50%),根据NerdWallet的分析,1%的共同基金配置成本可能会使缺乏经验的投资者最高损失59万美元。所以,专业的投资顾问一般会向客户提到这些额外成本。  

当然,如果客户介意投资顾问的服务成本,可以转向智能投顾。根据统计,传统人工顾问通常收取AUM的1%至2%,但机器人顾问费用可低至AUM的0.25%至0.89%。

但有意思的是,仅从数据上看,美国客户是对投资顾问的服务成本最不敏感的:亚太地区认可“未来的财富管理关系将是数字化的”的高净值人士比例高达82.3%,北美地区这一比例仅为57.7%。  

4月18日,在《华人家族财富》作为媒体参加的第一财经纽约春季论坛上,与会者在探讨科技与金融的关系时,也得出了类似结论:美国人的支付习惯,与金融业的成熟密不可分。当然,这也决定了美国即便作为技术原创国,但在金融科技的应用上,却大有被中国反超的趋势。  

简而言之,投资顾问的属性是付费,互联网的属性是共享。与中国这样先有互联网再有投资顾问的新兴市场不同,美国是先有投资顾问再有互联网,为服务付费的习惯早已养成。  

所以从数据上看,对服务成本没那么敏感。

有个赞,你不点一下吗?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