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 1044过关,S 386还有多远?

昨天,HR 1044过关,圈子内各种激动。难得有点好消息,大家都不容易。

今天,原原本本来梳理下,以及谈谈个人对前景的看法。

HR 1044与S 386

背景:

过去十多年来,印度移民以及美国IT等高科技行业,一直在努力修订移民法。因为,当前的移民法规定,每个类别的移民签证中,每个国家的签证配额不能超过7%。

如果超过的话,那么这个国家来源的移民只能使用这个类别每年剩下的签证。

拿EB-5为例,中国人其实每年都在用各个国家剩下的签证(中国EB-5类别的7%,也就是700张已经预留划拨给30年前那个事件中的中国学生使用了),不管中国人每年是拿8000张,还是4000张,都是当年别的国家EB-5申请人没用完剩下的。

由于印度是IT人才大国,微软等为首的IT巨头雇用了大量印度移民,所以,他们和印度人一起在推动修订移民法。

当然,他们第一选择是希望增加职业移民签证配额,但是难呀,加签证配额。那么,退而求其次,不是印度人多吗,每年只能用剩下的签证,所以队伍就越排越长,那么排期也就越来越长。

这样吧,签证增加不了,我们就按照先进先出来进行排队吧,谁早申请,谁先拿到签证,拿到绿卡。

看起来很公平。但是,美国移民政策里一直有个多元化原则,也就是移民来源尽量多元化,从不同国家来。

这一点,在一直被诟病的抽签移民中特别明显。抽签移民制度的出台就是几十年前,美国发现亚非拉各色人种移民比例太高,盎格鲁撒克逊的血统越来越少。

这不行呀,就搞了政策从欧洲特别是爱尔兰等地多弄些移民过来,多增加些“白色人种”。也正因此,印度人以及挺他们的IT巨头们,努力了十多年,屡战屡败。

19年,新一届国会到位,印度人卷土重来,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各推了两个“高科技移民公平”提案,HR 1044是众议院的,S 386是参议院的。

提案内容:

HR 1044与S 386的一致内容主要包括:

1. 取消职业移民签证的国别限额 - 先到先得;

2. 将家庭移民签证的国别限额,从7%提升到15%;

3. 上文提到的中国EB-5的那个不可描述的700张,再还回来 - 别逼我说敏感词;

4. 现在移民申请已经获批的人,不因为此法案,让他们晚获得签证(绿卡)- 不伤害条款;

区别:

HR 1044有一个过渡期,EB-2/3/5在前面3年里,印度中国等移民大国先慢慢收获大量签证。

S 386的过渡期,包括EB-2/3,但是不包括EB-5;

俺也奇怪,为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也许是写法案的人的技术性失误。坦率讲,移民法通常写出来不是正常人可以读懂的,写法案的人更不是正常人了。

所以,EB-5行业内有呼声,要去修改这一条:

Yet, the Senate version, S. 386 omits EB-5 in its transition provision.

This  may be inadvertent, as EB-5 was added, thanks to the House drafters,  only in H.R. 1044 and was not in prior iterations of the Fairness for  High-Skills Immigrants Act, most recently the Yoder Amendment.

Call  to Action: EB-5 stakeholders who believe transitions, already covering  other employment-based visa categories in both H.R. 1044 and S. 386,  should also cover EB-5, should contact their Senators to ensure its  inclusion.

HR 1044过关

本周三,众议院对HR 1044进行投票表决,以365 vs 65票获得通过。请记住,众议院是民主党控制的,民主党与高科技企业关系更近,更倾向移民,过关不难。

不过还是有100多名共和党人投票支持了该提案。先到先得,不看肤色,也是一种美国人可以接受的公平。

S 386卡壳

6月27日,根据bloomberg的报道,S 386的发起人,Mike Lee(共和党人)本来想让该提案能通过快速程序上会表决。

但是,这一程序必须要所有参议员同意,结果被Rand Paul出头反对。其实,Rand Paul曾经是该类提案的支持者。

这次,他代表了菲律宾裔的护士利益(一旦职业移民取消国别限额,这类移民群体和相关医疗机构的利益将会受损),按照参议院规则,有人反对就无法直接进行投票,要通过司法委员会的正常流程。

目前,还看不到走这一程序的可能。有业内消息称,该提案在参议院基本没机会通过。

目前,随着HR 1044的通过,各方反对势力都出来了,包括在美国读书的中国大学生,H1B持有者等,因为一旦该法案实施,他们会让位于排在前面的印度人,他们已经开始在白宫发起请愿了。

立法程序

美国国会的立法程序,简单讲就是,参议院众议院要就同一法案投票通过,然后总统签字生效。

HR 1044通过后,会送到参议院。但是,参议院按照自己的程序决定,是否上会投票。

如果,各位还有印象的话,2013年奥巴马在任的时候,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曾经通过全面移民改革法案(包括将EB-5从一万张签证调整到一万个家庭),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一直没有等到上会投票的机会,直到奥巴马下台,参议院的法案作废。

最后,谈下前景

Rand Paul同志,昨天又弄出来一个自己的提案,BELIEVE Act,可以号称是信心法案,全面解决职业移民排期的法案。

包含主要几个要点:

1. 取消职业移民签证国别限额;

2. 将职业移民签证从每年的14万提高到27万张;

3. 配偶和子女不占用签证配额;

4. “紧缺职业”(当前为护士)不计入签证配额内;

5. 为临时工人子女提供不受限的绿卡类别(解决超龄问题);

6. 为临时工人子女和配偶提供工作许可;

7. 绿卡等待期间提供工作许可和合法身份;

该提案可谓极其完美,比S 386强100倍。但是,正如上文所诉,增加签证比什么都难,这也是为何印度人这么十年来转而仅仅要求取消国别限额了。

作为S 386的反对者,这个信心法案究竟是为了堵住S 386的推进,还是Rand Paul确实要推动全面解决排期,这步棋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最最后,再多谈一点:

1. HR 1044/S 386,印度人和雇用他们的IT巨头的利益是一体的,他们过去十年来,台前幕后一起在推动,看看印度人的组织Immigration Voice和微软脸书等的游说开销就知道了;

2. 菲律宾护士和雇用他们的美国医疗机构的利益是一体的,HR 1044/S 386损害他们的利益,使他们以后排期也要7/8年以上,他们就找了利益代言人Rand Paul;

3. 中国EB-5投资人过去十年来也养活了美国整个EB-5行业,每家56.5万美金左右,养活的是白眼狼吗?他们明里暗里要反对HR 1044/S 386,养活他们的人先走,断了他们继续招募新投资人的财路。

美国,利益当道,完全如此。

有个赞,你不点一下吗?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