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将新增"逆境分数"?! 将学生经济社会背景纳入考量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

美国大学理事会(The College Board)

计划在SAT考试中加入一项“逆境分”(adversity score),

旨在将学生的社会和经济背景纳入考量,预计此举将引起激烈争论。

大学招生官员将这一新的评估标准称为逆境分数,

使用15个因素计算得出,包括学生所在高中以及社区。

学生将不会看到这些分数,但大学在审核他们的申请时会衡量这一得分。

作为先期测试,去年有50所大学在招生中使用了该分数。

大学理事会计划在今年秋季将其扩展到150所院校,在之后的一年中广泛推广。

大学招生时应如何将学生的种族和阶级纳入考量一直没有定论。

包括哈佛大学在内的许多大学都表示,多元化的学生团体是学校教育使命的一部分。

一项指控哈佛在招生过程中通过提高入学标准歧视亚裔的诉讼正在等待法官判决,

另有两项类似诉讼也在进行当中。

美国最大的非政府性教育组织——大学理事会表示,

多年来该机构一直担忧收入不平等会影响SAT成绩。

在2018年的SAT测试结果中,

白人学生的平均得分比非裔学生高177分,比西语裔学生高133分。

亚裔学生比白人学生高100分,来自富裕家庭、父母受过大学教育的学生分数会更高。

大学理事会执行总监科尔曼(David Coleman)说,

有许多优秀的学生可能(SAT)得分较低但成就更大。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无视财富差距对SAT得分的影响。”

由数学和语言两部分组成的SAT正面临挑战, 

联邦检察官今年春天透露,多年来一直有学生在SAT和ACT考试中作弊,

这是波及范围甚广的大学录取作弊案的一部分。

在亚洲和中东,ACT和SAT考试都曾经历过安全漏洞。

耶鲁大学是尝试使用申请人逆境分数的学校之一。

该校招生办主任昆兰(Jeremiah Quinlan)说,

耶鲁大学一直致力于推动增加社会经济多样性,

近几年来,其低收入和第一代大学生人数几乎翻了一番,占新入学学生人数的20%左右。“

这个(逆境分数)实际上影响了我们所看到的每一份申请。”他说。

芝加哥New Trier高中大学咨询办主任康罗伊(James Conroy)表示,

精英大学对多元化的关注度已经很高,逆境分数会加重这一因素的影响。

“我的邮箱中填满了邮件,都是招生官员发来想要同我们的多元化孩子交谈。

我觉得少数族裔学生受到歧视吗?

是的,我这么认为。但我现在看到它正在逆转。”

20年前,大学理事会尝试了类似的努力,但在大学的阻力下迅速放弃该计划。

与此前尝试所不同的是,新计划并不直接考虑族裔因素。

大学理事会负责高等教育准入和战略部副主席贝特顿(Connie Betterton)称,

这项计划进行过更多研究,因此可行性更高。

 

科尔曼称:“它凸显出学生的优势,这种机智不能通过测试展现出来。

这些学生表现很好,他们在大学里取得了成功。”

据悉,新的计分满分是100分,会出现在一个名为“环境背景仪表板”的页面,

显示的几个指标包括贫困度、财富度和机遇,以及该学生的SAT分数与其同学的比较。

在界面上,该分数被称为“整体劣势水平”(Overall Disadvantage Level)。

50分是逆境得分的平均值。以上表示生活在困境中,以下表示学生生活优渥。

大学理事会拒绝透露逆境分数的计算方式或考量的因素。

科尔曼称,得分数据来自美国人口普查等公共记录,以及大学理事会专有的一些资料。

贝特顿介绍,大学理事会于2015年开始开发该工具,

当时大学要求提供更加客观的学生背景数据。

乔治敦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主任内维尔(Anthony Carnevale)说:“其目的是在不使用族裔的情况下将族裔纳入考量。”

他曾在大学理事会工作,并负责监督逆境分数之前的一项计划。

佛州州立大学学术事务助理副校长巴恩希尔(John Barnhill)说,

在该校,逆境分数帮助学校将非白人新生的入学率由37%提高到42%。

但他表示,预期该计划将会迎来反对之声。

“我们想承认自己空间有限,

如果我要为更多的(贫困和少数族裔)学生腾出空间,

那势必会有人遭殃,这将是那些特权阶级的孩子。”

美国的教育体系正在让

越来越多有钱的贵族冒充精英

教育常常被当作一种阶层流动的途径,但美国的教育体系实际上加剧了不平等。

据MarketWatch报道,

乔治敦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Georgetown University ‘s Center on education and the Workforce)周三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

在幼儿园的低收入家庭、考试成绩好的孩子中,约有30%最终接受了大学教育,找到了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

另一方面,幼儿园中来自高收入家庭、考试分数低的孩子达到同等教育和工作水平的几率为70%。

乔治敦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主任安东尼-卡内瓦莱(Anthony Carnevale)说,

这项研究的发现深入探讨了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

美国教育体系是否能够推动最有才能的人找到最好的工作?

根据卡内瓦莱的说法,

答案是:“美国不是精英管理的社会,而是越来越多的贵族冒充精英进行管理的社会。”

这项研究进一步证明,美国年轻人的未来前景可能更多地取决于他们的家庭背景,而不是他们的天赋。

报告指出,与低收入家庭的学生相比,来自富裕家庭的学生有更多的缓冲——

以资源的形式,包括辅导和其他指导——来帮助他们在跌倒时重新站起来。

此外,卡内瓦莱说,尽管经过几十年的改革,美国公共教育系统仍然不能胜任选拔精英的任务。

为低收入社区和有色人种学生提供服务的学校,通常使用的资源比富裕和白人社区少得多。

这种“系统性效应”是“制度性的阶级偏见和制度性的种族主义,”卡内瓦莱说。

他补充说,这对有才能但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学生来说,要保持自己的优势很有挑战性。

乔治敦大学教育与劳动力中心称,其结果便是,

“大学或高等教育已经成为这一体系的基石,它在很大程度上吸收了高中毕业后发现的不平等,

在高等教育体系的选择性中再现了这种不平等,将所有这些都投射到劳动力市场中,

然后重新开始这个循环。”

2 个赞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