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或致美国GDP缩水约1%,美联储或再度降息

外媒称,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的一项研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全球贸易攻势造成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到明年年初减少1%左右。

据法新社9月5日报道,经济学家自2018年以来不断发出警告,称特朗普对中国和欧洲的贸易战威胁到已经开始放缓的全球经济增长。

企业抱怨称,除了贸易战采取的关税措施之外,公司投资和聘用决策也因为不确定性而受阻,因为不知道价格何时会上涨、是否会上涨或是涨多少,不清楚可能会突然失去哪些外国买主。

美联储研究人员在分析报告中写道,2018年以来的不确定性骤然加剧,“与之并行的还有世界工业生产和全球贸易下降”。由于不确定性多次升级,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拖累“预计将加大,直到2020年初,最终影响约为1%以上”。

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联储经济学家进行的新研究表明,到2020年初,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使美国经济产出减少1%以上。报道称,这是美联储研究人员首次试图量化特朗普政府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加大所产生的影响。 

近日,美国一些大型银行的高管本周将告诉投资者,他们的业务正受到利率下降和收益率曲线反转的严重影响,这为大幅下调利润预期埋下伏笔。 

今年7月,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宣布十年来的首次降息,导致美国经济进一步减速,引发了人们对更大幅度削减的普遍预期,迫使长期债务利率下降。

今年8月,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逾50个基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低于两年期国债收益率——收益率曲线出现倒挂,表明美国经济陷入困境。

富国银行分析师迈克-梅奥(Mike Mayo)表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恶化幅度远高于7月份时银行的预期,当时许多银行下调了收益预期。

包括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富国银行首席财务官什鲁斯贝里(John Shrewsberry)、摩根士丹利首席财务官普鲁赞(Jon Pruzan)和美国银行总裁蒙塔格(Tom Montag)在内的行业领袖将在本周一至周三于纽约举行的巴克莱全球金融服务会议上发布最新展望。

Sandler O ‘Neill分析师杰夫-哈特表示,“该指引将会下调,特别是在利率环境方面。”不过他认为该消息不会像投资者担心的那样糟糕。Brandywine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投资组合经理帕特里克-凯瑟(Patrick Kaser)表示,

“一些银行,尤其是地区性银行,将需要(进一步)下调它们的前景预期。”“对于依赖利息收入的传统利差贷款机构来说,没有办法避免降低收益预期。”他预计,美国银行业今年整体利润预期可能下调3%至5%,但他认为,收入更高的大型银行将在一定程度上不受影响。

美联储利率下降几乎对银行的利息收入产生直接影响,因为大多数贷款支付的是固定的短期利率息差。长期存款利率的下降通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

富国银行分析师迈克-梅奥表示,“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果降低利率会损害银行的利润率,那么它们将发放多少贷款?”较低的长期利率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对银行的息差产生影响,但仍可能带来直接的痛苦。

Sandler O ‘Neill分析师杰夫-哈特表示:“这已经对股市造成了伤害,我们已经看到这一点被消化了。”

“更大的担忧是,反向收益率曲线发出了什么信号……从历史上看,这意味着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如果经济衰退来临,会带来一系列其他问题,比如信贷质量和贷款增长。”

目前,大多数大型银行的指引都预计美联储今年还会再降息几次。今年7月,美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预计将有多达两次,长期利率下降和收益率曲线反转带来的影响则难以预测。

有个赞,你不点一下吗?
用户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