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北美出现“邮票”毒品,23岁留学生瘫着被推出机场......

在你的印象里,邮票是不是这个样子?

(宫门倒邮票)

它轻巧、便捷、极易隐藏,更重要的是,还具有合法的运输条件

如果说邮票除了寄信之外还有什么用处的话,小编能想到的就是“谍战剧”里,特工用它来对暗号。

在谍战剧《风筝》中,隐藏十几年的国民党特工“寒冰”最终身份暴露,就是因为一枚民国初年发行的“宫门倒”邮票。

(图源:电视剧《风筝》)

在谍战剧中,利用“邮票”传递消息,认定身份的方式屡见不鲜。但在现实生活中,“邮票”真的有这么强的伪装性吗?

毒品贩子告诉你:是的!

近日,北京警方查获了一起新型毒品案,令人感到后怕的是,新型毒品竟然伪装成了最普通不过的“邮票”。

难道邮票也可以吸食?

据警方介绍,这款新型“邮票”是一种叫做LSD(麦角酰二乙胺)的致幻剂。

(图源:网络)

一次使用剂量只需要100微克,相当于一粒沙子重量的十分之一,但毒性却是普通“摇头丸”的三倍之多

这种新型毒品不像冰毒需要注射,通常依附在一些吸取物上面,比如吸墨纸、方糖、明胶、邮票吸取LSD后再放入口中,不过也可以通过食物或饮料来服用。

甚至和皮肤接触,也会被人体吸收

(图源:网络)

这种“邮票”会给吸食者带来怎样的效果呢?

据了解,口含这种“致幻剂”后会心跳加快、血压升高,并且伴随着急性精神分裂和强烈的幻觉

“致幻剂”效果过后,会给吸食者造成极大的心理落差,为了体验这种“迷幻”,往往让人一吸再吸,无法自拔......

严重的时候,还会产生“轻生”的念头。

(图源:网络)

这款新型“邮票”最开始是在欧美流行,在草地音乐节和私人派对中出现,一些留学生出于好奇“吸食”。

从此,潘多拉的魔盒就被打开了......

在美国读大四的邱同学就是这种新型“毒品”的受害者,如今的她下半身瘫痪,“邮票”对身体产生了不可逆的损害。

事情还要从半年前说起,当时邱同学在音乐节第一次接触到毒品,据她说:

“国外如果想接触到毒品非常容易,尤其是美国,我最开始接触到的是‘笑气’,也就是一氧化二氮。刚开始接触,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随后吸食的频率越来越多,剂量也在增大”。

(图源:网络)

后来,邱同学经常参加这种聚会,接触到这种毒品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其实很多中国学生也有吸食这些(毒品)的习惯,那种音乐节吧,就大家朋友一起出去玩,后来又接触到了摇头丸,就是MDMA。
然后因为国外对这些东西管制也比较松一些,没国内那么严,大家都有接触,朋友一起玩就尝试了这些”。

但是,随着对“毒品”的依赖越来越大,她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一系列不良反应。

(图源:微博)

据邱同学介绍,她经常在一个加拿大籍华人那里购买毒品,大家都管他叫Z哥。

Z哥在加拿大有一份厨师的工作,但因为收入低,想要尝试倒卖毒品赚点外快。大麻烟油,摇头丸,软糖类毒品,还有“邮票”,Z哥手里都有货。

在认识了邱同学后,他盯上了一些想要尝新的留学生群体,通过邱同学联系了更多的“学生买家”。

图源:Springboard Recovery

但好景不长,Z哥因为经济原因想要铤而走险来中国大陆贩卖“毒品”,结果被海关抓获。

而邱同学因为长时间接触各类毒品(主要是笑气和“邮票”),记忆力严重衰退,有时候连上午的事情也记不住

到后来,手脚开始不自觉的发抖,然后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走着走着就会摔跤。

据医生介绍,由于长时间吸食毒品,邱同学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可能下半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前不久新西兰报出了一则令人心痛的新闻:年仅24岁中国留学生Roger Lu吸大麻成瘾,死在了回国戒毒的路上

刚开始,Roger Lu沉迷于吸食大麻,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毒瘾越来越强。到后来,大麻完全不能满足他,他开始尝试更可怕的“合成毒品”

相比于大麻这类毒品,“合成毒品”更会对神经中枢系统产生直接影响。据了解,Roger Lu每周光吸食毒品,就要花掉400-500美元

他妈妈曾说,Roger在吸食毒瘾之前学习成绩优秀,十分听话。但自从接触了毒品,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成天什么也不想,就想怎么吸毒。

他的母亲为了帮助Roger Lu解毒,决定让儿子暂停学业,回国接受戒毒治疗。

但就在Roger刚到机场不久,悲剧发生了......

由于Roger忍受不了毒瘾的折磨,到机场后偷偷躲到了厕所里,想要最后吸上一口。结果却出现意识模糊,口吐胡话的症状

机场工作人员立刻将Roger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Roger吸入过量毒品,出现了严重的幻觉,不停尖叫,最终因眼中血管爆裂而亡

除了因毒品早逝的Roger Lu外,另一位加拿大留学生韩梦溪,也因为在一次聚会上接触到了“笑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图源:网络)

“笑气”也叫做“气球”,最开始是在美国本土流行,是留学圈中常见的“软性毒品”。

据在西雅图留学的A同学介绍:

“朋友圈中经常会看到有人在卖‘气球’,有些学生平时连烟都不抽,却迷上了‘打气球’。”

(图源:微博)

韩梦溪也是在一次派对上见识到了”气球”的威力,本以为“软性毒品”常见而且不会产生依赖,可谁曾想吸食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韩梦溪的运动神经受到了极大损伤,脚部的肌力几乎是0级

最终她无奈地被父母送回国治疗,坐在轮椅上被推出首都国际机场

很多有吸食“毒品”习惯的留学生因为身体原因,甚至连书都没念完就被迫回国。

在国外“软性毒品”越来越容易被接触,它们以蛋糕、零食甚至邮票的形式让人们放松了警觉,觉得压力大吸一口应该没什么关系

可他们不知道,一次尝试就有可能陷入深渊之中,毕竟,制作这些“毒品”的人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顾客”。

随着“大麻合法化”时代的来临,留学生更应该远离毒品,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

3 个赞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