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成为苏大强?家庭财富管理了解一下

热播剧《都挺好》里的苏大强是一个颇受争议的角色,他在妻子去世后开启了放飞自我的生活,先是把全部存款投到了理财骗局,故事结尾,他在遗嘱安排中,只给大儿子分了一只钢笔,小女儿几乎未分到财产,二儿子则将获得绝大多数遗产。其实这些情形也常常发生在我们周围,只不过现实生活中,家庭财产一旦分配不均,将会引发各种家庭矛盾。

而这背后也凸显出另外一个问题:国内居民,尤其是中产阶级对家庭财富的管理几乎处于缺失状态。究其原因,一方面,中产阶级对财富传承理念认识不足;另一方面,“头部服务”难以满足不同收入群体的理财需求:目前国内的资产管理服务大多面向高净值人群,中产阶级甚至更多普通民众很难享受到对等的资产管理服务。

不过,这一情况正在发生改变,一些嗅觉敏锐的金融机构拓展财富管理市场时开始盯上了中产阶级群体。不仅有公募基金这类专业投资机构开发多类型的大众理财产品,也有信托公司抓住当前国内家庭信托处于空白的契机,创新推出以中产家庭为目标客户的信托产品。

需求与服务不平衡

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城市家庭财富积累了庞大的存量规模,资产管理市场也由此迅速发展起来,但国内目前的资产管理服务并不能与居民资产配置需求相匹配,尤其是中产阶级的资产管理需求。根据《2018中国家庭财富健康报告》,中国城市家庭资产规模快速增长,家庭户均资产规模从2011年的97万元,增加到2017年的150.3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6%。

家庭户均净资产规模相应地从90.7万元增至142.9万元;户均可投资资产规模从28.9万元增加到50.7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9.8%。另有数据显示,在国内,可投资产50万到100万元的家庭,投顾需求率在16%左右,但实际拥有率只有1.7%;可投资产100万元到500万元的家庭,投顾需求率为20%,但实际拥有率仅为5%。

也就是说,投顾服务的供给和需求,存在巨大差距。日前,大成基金总经理罗登攀在“梅花与牡丹家庭财富论坛成立大会暨普惠金融之:家庭信托研讨会”上指出,居民家庭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和财富管理服务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非常突出,已成为当前财富管理的最大矛盾。

他谈到,目前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主要存在两方面的挑战:一是资源配置不合理。在家庭资产配置中,中国居民房地产占比超过75%,美国为30%左右;中国居民金融资产配置比例低于12%,美国为42.6%,日本为60%左右,英国、新加坡、瑞士都在50%左右。因此,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增长空间较大。

金融资产配置不平衡。目前,中国居民家庭资产配置以银行存款、短期理财为主,二者合计超过55%,超过一半都在风险比较低的资产里;股票投资为8%,基金为3.2%,债券为0.7%,公募基金发展空间比较大。整体来看,中国家庭的风险资产配置比较低,结构有待优化。

此外,除超高净值客户,绝大多数中国居民家庭海外资产配置比例都较低,难以通过全球资产配置分散风险稳定收益。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罗登攀认为,原因在于需求端和供给端的矛盾。各资产类别财富效益差异比较明显:过去一二十年间,房地产投资的财产效用和股票的赚钱效用都非常大,因此资产配置中房地产配置高。

居民风险承受能力较低。而从市场供给端来说,普通居民家庭投资渠道有限。银行理财起购点长期在5万元以上,从去年逐步放宽到1万元,私募和信托都是100万元起步。此外,境内外资本市场目前互联互通不完善,外汇市场和商品期货限制较严格。

家庭信托有望成为爆款

“中产阶级家庭财富管理服务也是普惠金融的核心内容”,是此次研讨会的另一大议题。有专家指出,普惠金融的对象不应该仅仅是低收入人群,而是应该包含更广泛的中产阶级人群。为具备50万—500万固定资产的家庭提供服务,不仅有助于为金融机构拓宽市场领域,也可以为造福于广大的中产阶级。

关于提高中产家庭财富管理水平的解决路径,理财周刊董事长陈跃在研讨会上谈到,改善中产阶级家庭的资产配置现状迫在眉睫。中产阶级家庭资金少,更需要科学配置,要让他们获得来自金融市场的利益。中产阶级家庭同样也需要资产国际配置,金融机构可以通过QDII、沪港通、深港通以及未来的更多产品帮助中产阶级家庭享受国际资产配置的好处。

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徐舒教授、路晓蒙博士也曾撰文指出,若要提升家庭财富管理水平,需从家庭层面和供给层面同时入手。从需求端来看,缓解家庭当前资产配置上的不合理问题,需要家庭主动去解决自身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自发主动的学习相关金融知识,多途径地增强自身的金融素质;明确自身的投资需求,同时具有风险意识。

在此背景下,基于市场需求,具有理财及代际传承功能的家庭信托应运而生。据了解,欧美发达国家的家庭信托业务已较为成熟,国内的家庭该信托刚刚处于起步阶段。目前国内市面上的家庭信托起点较低,且具备多种功能,主要致力于解决中产阶级家庭财富传承、照顾特定家人、债务隔离等方面的难题。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表示,普惠金融应该涵盖普通家庭的资产配置,家庭信托是普惠金融的“爆款产品”。他强调,普惠金融一定要升级,家庭金融就是普惠金融的升级版。服务于普通老百姓特别是中产收入阶层的家庭信托,是时代所需。

从现实情况来看,并不是只有富裕家庭需要借助信托制度来对家庭财产进行合理分配,具有一定资产,且家族成员较多的中产家庭同样有这样的需求。

有信托公司高管表示,信托通过设立不可撤销信托,将赡养老人的分配条款落实至信托条款,给予长辈不可撤销的安全感,即不以赡养义务人的意志为转移,让尽孝道不仅仅是道德约束,减少不可控因素。此外,设立信托的财产可实现企业破产的有效隔离,是企业家的家庭财富保险箱,即使企业破产后,也可保障家人的基本生活质量不受影响。

有个赞,你不点一下吗?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