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挤破头去美国名校读书,几十万美国人却争着去“蓝翔”学技术

据Vice周刊报道,现在美国的Z世代(Gen Z)的年轻人已经不再一门心思想着要上大学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更想上个职业学校,将来想做蓝领。

这就意味着,当大洋彼岸的我们还在为能去美国名校读书挤破头的时候,几十万美国年轻人却争着去“蓝翔”学技术了

因为美国的年轻人们在梦想将来如何升职加薪登上人生巅峰之前,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偿还他们小小年纪就要承受的卡债。

毕竟,千禧一代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据每日邮报报道,一项由NBC新闻和Genforward在2018年9月联合进行的调查显示,四分之三的美国千禧一代都背负着某种形式的债务。

该调查报告指出,这一债务数额巨大,却仍在持续增加中。四分之一的受调查者负债3万美元,11%的人有超过10万美元的债务。

该报告还发现,仅22%的千禧一代处于无债状态。

根据LendingTree分析公司对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900多万美国人匿名信用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在全国范围内,千禧一代的平均债务值为23064美元

(注:“千禧一代”(1982-2000出生),英文是Millennials,同义词Y一代,是指出生于20世纪时未成年,在跨入21世纪(即2000年)以后达到成年年龄的一代人。)

LendingTree公司负责这项研究的高级研究分析师Kali McFadden称,千禧一代是成年人中年轻的一代,他们在建立自己的事业、家庭和社区的同时,也背负着个人债务。

(美国各地千禧一代负债情况,图源:dailymail)

生活在德克萨斯州圣安东尼奥市的千禧一代债务负担是这一代人中最高的,他们的非抵押债务的中位数达到了27122美元。

事实上,在千禧一代债务中值最高的10个城市中,有4个位于德克萨斯州。其中奥斯汀排名第三,债务中值为26164美元,休斯顿以25978美元位居第四,达拉斯(25939美元)第六。

匹兹堡的千禧一代债务第二高,平均为26403美元。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的千禧一代债务为25947美元,排在第五位。

华盛顿的千禧一代负债率排名第七,债务中位数为25810美元,其次是弗吉尼亚(25591美元)、俄克拉荷马(25351美元)和俄亥俄州哥伦布(25129美元)。

观察分析后其实不难发现,在美国一些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比如纽约、洛杉矶和迈阿密,这些地方的千禧一代负债率反而是最低的。

在很多债务负担最重的地方,比如德州,债务的组成中汽车贷款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在纽约,这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这得益于纽约充满活力的公共交通系统。

Kali McFadden说,偿还债务和获得低利率对年轻人来说可能是一个挑战,因为他们往往比年长的人挣得更少,信贷也更少。

而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为买车欠了多少债,也不在于你在卡上存了多少钱,还在于利率可能会高得多。

买车的时候,他们不必接受第一个报价,也可以货比三家,找到一个更好的价格再决定是否购买。

但这样的方式却不适用于学生贷款——

学生贷款是千禧一代最大的债务来源,占总信贷余额的40%。

费城学生债务最多,占平均债务负担的49%。在圣何塞,学生贷款占千禧一代债务比例最小,约为24%。

汽车贷款是20多岁和30多岁年轻人的第二大债务负担,占全国千禧一代债务的33%左右。

Kali McFadden指出,在债务余额问题上苦苦挣扎的千禧一代,会想方设法进行再融资、降低利率或整合长期零息信用卡的信用卡债务。

Z世代比千禧一代要年轻一些,指的是2000年左右出生的一代人。他们这两年都纷纷完成了中学教育,面临上大学或是读商科的选择。

但是他们已经从千禧一代人的的身上看到了教训,决心重设人生。

有这样一个段子,一个Z世代的少年满怀憧憬地问她的母亲:

“妈妈,你说我是去上大学呢,还是去读个商科呢?”

她的母亲会心一笑:

“傻孩子,你还是先想好将来贷款怎么还吧。”

因为千禧一代遇到的问题,不仅是美国大学太贵致使他们承受了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巨额贷款。更头疼的是,这些巨额的支出并没有让他们在大学学到有用的东西。

特别是liberal arts 的教育,毕业生中很多都找不到工作——

同时,正如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在2017年指出的那样,职业技术教育(CTE)的参与率几十年来一直在下降,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缺乏资金和许多州实施了更严格的学术要求。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接受大学教育,美国国家教育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udies)发现,1990年至2009年间,美国高中生获得的CTE学分减少了14%

但就业机会依然存在。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今年4月报道称,美国社会上要求上四年制大学的压力依然很大,很多这类行业的高薪工作目前都处于空缺状态。皇后区理工学院(Queens Tech)校长梅丽莎伯格(Melissa Burg)坚称,纽约市教育局(Department of Education)和一些精明的家长已经注意到了这种变化,越来越多的家长把学士学位视为新的高中文凭

她解释说:“我认为这些职位空缺是因为技术工人受到轻视,尽管这些技术工人挣的钱比我多。”

“我不知道人们是否不想像过去那样努力工作,或者他们是否看到自己的家人也在努力工作,或者那些家长们是否在说:不要做我曾经做过的工作。”

与此同时,美国大学理事会(College Board)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美国公立四年制大学的国内学费和平均学费每年以高于通胀率3%的速度增长。

专家表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种便利设施竞赛的结果,学校利用昂贵的设施项目来吸引申请者。这种成本加上需求增加和缺乏国家资金支持等因素,最后转嫁到学生身上——这种情况导致毕业生平均负债近4万美元。

“当你这么年轻,生活在一个崇拜哈佛大学的世界里,很难想象‘这份工作并不怎么吸引人,但至少我能保住它’。”皇后学院(Queens College)经济学教授贝尔菲尔德这样说。

对很多美国年轻人来说,如果能成为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未来的前景无疑是诱人的。

此外,根据美国大学与雇主协会(NACE)的数据,2017年,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为每年50516美元,即每周971美元。对于工程师来说,这个数字甚至更高——1271美元。

在很多地方,如果你是一名医生,人们会钦佩你。但如果你是一名建筑工人,尽管你的工资可能和医生一样,但你的社会地位看起来就没那么好了。

“我觉得每个人都期望你必须上大学才能赚更多的钱,这是一个谎言。因为上大学花费的钱比你从中得到的钱还多。”一名高中生这样说到。

虽然现在美国就业率并不低,但都是服务业零工,年轻人的失业率还是高达9%。这促使Z世代孩子们拒绝走社会设定的人生,改以手艺安身立命。

有人不禁设想了2039年这样一个场景:

大学毕业的Ryder以煮咖啡为业(咖啡师), 偿还着自己的学生贷款,在朋友家借铺睡觉,还在抗议川普,剩下点钱都去做纹身了。

而上美国“蓝翔”的 Frank 则早已出师多年,有了自己的水暖管子工生意,他已经娶妻生子,买了自己的房子。周末会带孩子出去玩,偶尔去看望孩子的姥姥,过着幸福生活...

上大学是为了什么?

相信有很多年轻人都曾有过同样的思考。

有人跟随内心选择,追逐梦想和远方;也有人跟随生活作出选择,排除那些不必要的花费,减轻肩上的负担。

但是,有个词叫殊途同归,通往幸福生活和理想人生的道路,从来都不只一条。

最后,愿你们去到的,都是你们想去的,愿你们看见的,都令你们欣喜。

3 个赞
用户评论
官方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小程序
联系我们
语言: